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22)(R)

*B/D/S/M要素预警,虚构故事,请勿较真科学逻辑


《悬城》的进组果然是许博远跟的,大包小裹比喻文州准备得还多。大早上过来接黄少天也并没有对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有何异议,他知道喻文州把人照顾得有多好,总怕自己做得不够。


“这些就让我来吧,黄少你休息。”许博远轻车熟路地把行李箱接过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成功改掉黄先生这种生硬蹩嘴的称呼,两个人没事还会窝在一起打游戏。在黄少天这里从来没有等级制度,甚至把粉丝摆得比自己还高。从来没有哪个艺人遭受非议澄清后第一件事是帮自己的支持者撑腰,蓝雨公关部第一条是对林旭的处理公告,第二条便是对诽谤以及人肉搜索戴妍琦等粉丝的黑子发送律师函追究法...

【喻黄】倔强(21)

喻文州的工作速度不容置疑,黄少天第二天就在楼下见到了新助理。对方看上去比他要小一点,套头毛衣牛仔裤,背着双层电脑包,精神抖擞地给他敬了个礼:“黄先生好,我是从今天开始担任您私人助理的许博远,之前有过两年经验,可以放心大胆地把事情交到我手里。”


“今天上午的任务是去拍摄日牌制服CONOMI的代言照,下午会和徐景熙先生接洽讨论新专第二首新曲的事宜,因为刚刚步上正轨所以通告不是特别多,您如果累了需要休息或者有哪里出现问题要及时和我说。”许博远照着袖珍笔记本给黄少天做行程讲解。“喻先生我们是不是还要去接一个小模特?”


“嗯,现在正在往他那边开。”喻文州仍然兼着司机职位,但那个总在副驾驶叽叽...

【喻黄】倔强(20)

“不得不承认,调查这种事,还是娱记们厉害。”苏沐橙靠在工作椅上刷微博。


叶修在视频通话中旧事重提可不是单纯的说偏。记者们领悟能力相当好,回家就成群结队开始挖黑历史,还真有人靠细节与小证据推理出当年黄少天摔下升降梯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被嘉世解约的林辉是动手者,林旭则是幕后出谋划策的人。放到之前,可能没人相信,说媒体为了炒作噱头胡言乱语,可记者发布会上林旭本性败露,所有人都会相信。


紧接着戴妍琦发布了歌友会repo,配图是黄少天给她别上自己制服上取下的徽章的照片。黄少天对待事业有多认真,从哪怕只有她一个粉丝也全心全力地唱完整场歌友会就能看出。被人追着骂却没有还口的小艺人突然变成大...

【喻黄】倔强(19)

歌友会没有被上层掐掉其实是林旭的意思,他就是要让黄少天难受,精心准备的活动变成独角戏该有多大打击。可他没想到,在开心之前,没有认可他角色演绎的《悬城》原作者居然把珍贵的手稿送给黄少天。


“小旭,你的嫉妒心太强了。”林生钧敲敲桌子,要说黄少天其实也没欺负过他这个小外甥,唯一一次两人对抗的机会也因为受伤错过。这次虽然他答应帮忙,但并不了解林旭为何对一个没有名气的小艺人抱有如此敌意。


“他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林旭被戳中痛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只是他德不配位!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歌手居然能独立出去,拿到《悬城》原作者肯定和庇护,还敢抄袭我的代表作。那个专属经纪人对我也没有半点尊敬,明里暗...

【喻黄】倔强(18)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节火车的脱轨会将与之挂钩的所有算数带毁。


“抱歉,我们评委组经过商议一致决定取消你的参演资格,具体原因相信你心里有数。”男人语气带着不悦,心想还好推迟了日期,否则签约过后再爆出抄袭丑闻会让事情变得麻烦。


“应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黄少天后退一步,弯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喻文州早上叫他不要跟来的时候他便做好了准备,至于为何非要等他们到达当面说明,应该和旁边站着的林旭有关吧,谁最想看他出丑,昭然若揭。


“并不是一致。”评委组中最年轻的原作者起身走过来,将一封文件袋放在黄少天手里,透明塑料壳上用金粉签字笔写着他的笔名。“创造郑诔这个角色时我几乎没有时间摸电脑...

【喻黄】倔强(17)

剧组的效率很快,相关事宜的时间安排第二天便发到了喻文州手里。毕竟进程才走到演员挑选阶段,主事似乎也不怕这种咖位的小艺人会跑,所以双方将签约日期敲定在一周后。实际喻文州并不是不想早些签约吃定心丸,而是手上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黄少天的个人歌友会。


“歌友会主要是走轻松路线,你不用太紧张也不用特意准备。”喻文州将黄少天参与过制作或是完全原创的曲子列了一行,风格契合和拿手的曲目也列了一行,让人自己划出要演唱的清单。“景熙的新曲做压轴和宣传热点,词是不是已经填好了?”


“当然!听到demo的时候我就想好要写什么了,行云流水,唰唰唰唰!”黄少天兴奋地在纸上比划拟声词的样子。几条波浪线出现在歌单...

【喻黄】倔强(16)

黄少天发现他真是过于信任喻文州了,一到家就被人灌下温牛奶按在床上睡觉,醒过来才发现关键问题没得到解决:“你都没有告诉我要试哪个角色。”


“少天喜欢哪个角色就试哪个。”喻文州答地轻松,让黄少天有一种霸道总裁有权有势你想要哪个就能给你哪个的感觉。


“我要是说我喜欢大反派呢?”黄少天双手叉腰站在大楼前,手里拿着被翻旧的原本小说,后面是西装革履的喻文州。按说试镜带的应该是助理,但对方这幅打扮简直就是势在必行,恨不得试完就签约。他本来还觉得车上那番话多少带有安慰的成分,现在看来喻文州是真的全心信任。


喻文州毫不意外:“与你完全不同的可不就是大反派。”


黄少天两眼一眯,觉得什么事情...

【喻黄】倔强(15)

本来可以半天完成的工作被黄少天硬生生拖了四天,甚至比徐景熙这个正牌负责人还要较真。所有干音和后期彻底交接完成后,原定好的新曲递到了黄少天手里。


“我只有一个要求,在我说可以之前,不能对外公布作曲者。”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得到对方点头肯定后才放心回应:“可以。”


徐景熙和黄少天两个人虽然性格大相径庭,在对音乐的热爱和创作的思路方面却意外合拍,没聊两句便打得火热。黄少天怕喻文州觉得受冷落,说几句还抬头望一眼,看对方正专心在笔记本上做经纪人该做的工作,又放下心来和徐景熙讨论。


“我果然还是觉得这个曲子特别熟悉,又说不上来是哪。”黄少天认真哼着调子,虎牙咬住下嘴唇,烦恼的样子都...

【喻黄】倔强(14)

黄少天起了一个大早去晨练,昨晚因火锅加持,他睡得又香又甜,雪山上刺进骨子里的寒意都被带着太阳味的被褥吸了去,现在精神到能连跳一整场演唱会。回家正好看见喻文州在往桌子上摆早餐,剧组里都是外卖的东西他本就吃腻了,今天闻着清淡少油的香味便感觉涎水要往外冒。


“楼导特地租了录音室,你每天都可以过去练歌。”喻文州把煮得浓稠的艇仔粥推到黄少天面前,转头回厨房拌沙拉。“定了半个月,如果你完成得早,剩下的时间可以用来做自己的歌。”


“也就是说如果半个月我没有完成,那我就被炒鱿鱼了。”黄少天吸溜一口,感觉对方的饭是越做越好吃了,海鲜的鲜味唇齿留香,腥味也被恰到好处的姜沫改过。


“真聪明。”喻文...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