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3)

个人戏杀青后喻文州便带黄少天回了市里,临走时孙翔墨镜鸭舌帽全副武装跟着送到高速入口。


“有空来探班,以后还能不能同剧组合作不好说,但是有问题随时可以来找你翔哥。”出了雪山孙翔就一直觉得热,干脆把镭射黄的大羽绒服脱下来捂到黄少天身上,揽过肩,举手机。“给你个和嘉世小天王合影的机会。”


孙翔随便按了几下快门便一头钻下去车去,黄少天追下来要把衣服还给他,他只悠悠丢下一句送你了。回到自家车上,打开相册发现每一张的大男孩儿都特别上镜。黄少天到底是偶像出身,戴妍琦也没少抓着他被明哥拖上车前急匆匆的瞬间要拍照,角度光线都不重要,只要有镜头,黄少天就能百分百抓住最佳表情。


“我感觉他像一种动...

#23时59分#

没人会想到看起来天不管地不怕的黄少天,对感情的生理与心理区分格外严格。虽然他知道近乎柏拉图式的恋爱通常会让伴侣觉得拘束,甚至产生你到底爱不爱我的疑问,埋下关系破碎的种子,但他说服不了自己。


很幸运陪在他身边的是喻文州,这个男生看起来不冷不热却心思细腻,会从角落里缝隙间把他的爱意挖掘出来,筑成安全感的墙。更会用不令他为难的方式诉说情欲。包括但不限于一人一只的耳机,系在一起的球鞋带,两根吸管同个杯的安眠牛奶。


“还有三分钟。”黄少天正襟危坐,死盯墙上的挂钟。只要那根矮胖矮胖的,那根瘦高瘦高的和那根身材匀称的针一同越过12,他就是百无禁忌的成年人了。


喻文州郑重地点点头,也将视线转...

【喻黄】倔强(12)

相比起加的戏,原先便定好的那场就简单多了,身上的布料也要厚实不少,其中让黄少天最感觉浑身是劲的还要数吊威亚。因为只是出场需要从小山顶飞出,武打动作不多,再加上最初给演员们进入状态的练习时间并不多,黄少天到现在还没吊过。好在男生胆子大,给他腰上绑钢丝时黄少天甚至哼起了角色曲。


“注意稳定重心,腰部不要松劲。可别把御剑飞行的动作搞成超人出击了,不然我没脸当你师父。”可能是觉得自己上次确实把小新手欺负得太惨,孙翔一直跟在旁边唠叨注意事项。黄少天连连点头,说师父我会好好干的。答应得太干脆,把本来只打算单方面嘴上占便宜的孙翔又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就放心让他跟着孙翔混?”叶修换好了戏服,...

【喻黄】倔强(11)

“弑父之仇,灭门之辱,尽管你不是操纵者,也不是执行者,却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孙翔头戴琥珀小金冠,长发被凉风裹挟雪粒扫起。眼眶通红,目眦欲裂,揪着黄少天的衣领将半伏在地的人拉起来。


在旁观摩和在没对戏太不一样了,黄少天被入戏的孙翔吼蒙住,一下没反应过来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楼冠宁对此并不意外,淡淡叫了句卡,重新来过。几分钟的短镜头,黄少天在雪地里滚了十几遍,暴露外在的皮肤被冻得红中发青,但他没喊过停,喻文州也没有。


孙翔笑眯眯地把黄少天再一次拉起来,其实他自己也冷,但是他想这么做。一是气气喻文州,二是带黄少天的情绪。演技差距过大经常会变成一方压戏的情况,被压制的一方手足无措,嘴上忘词...

【喻黄】倔强(10)

尽管得到了角色,黄少天的主要任务还是为电影唱主题曲。古风题材演唱远比流行歌难,喻文州帮艺人把时间分成两部分,前期剧组取外景时跟着跑,后期补内景则去练歌。


“《江山雪》剧如其名,是要跑去雪山的。尽管很辛苦,但是外景你能学到的东西更多。”喻文州本来是让对方自己清理行李,可是看到被无章法乱塞的衣服最后还是决定帮忙。“不过这样就给你录歌的时间就不多了,有信心兼顾两方吗?”


“再怎么说我也靠唱歌吃了这么久饭,放心吧!”黄少天从衣柜最上面的隔层抽出一件超级大的羽绒衣,展开,啪地一下把坐在床边的喻文州裹进去抱住。“暖不暖!”


“暖。”喻文州手上工作依然没停,余光扫到的是一件正红大衣,这个颜...

【喻黄】倔强(9)

叶修到底是影帝,黄少天不易接近,本想着让喻文州去拜托孙翔,扭头又觉得不该自己把孩子往虎口里送,干脆自己溜到了化妆间。


“孙前辈!”


孙翔正趁着空余时间闭眼休息,小助理被他打发出去买水果了,正仰头睡得迷迷糊糊。冷不丁一句前辈炸在脑袋上方,好赖是被某个一惊一乍的小丫头闹习惯了,不然得蹦起来。


“干嘛?”孙翔斜眼,看上去要吃人。倒不是他有多大起床气,那张阳光脸成天瘪着硬是染上厌世的味道。


“想请您教我演戏。”黄少天实在没法轻轻松松对一个同龄人用尊称,舌头压到关键字上就开始抖,话说出来跟含了个热萝卜一样。


“我和那个姓叶的不一样,不用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孙翔从椅子上跳起...

【喻黄】象牙塔的倾覆

*玻璃渣。


“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王杰希将手揣在风衣口袋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本身就带着低调的气质,一个低头就能把职业选手的风光盖过去,成为普通人。反正现在口罩鸭舌帽墨镜全副武装站在他面前的人说他一闭眼就没了特征,不像自己光芒四射。


“巴黎的炸鸡吃腻了,突然很想祖国的烤鸭。”在死对头的主场黄少天反而放松,将口罩帽子摘下,眼镜推到额头上面,一把勾住王杰希的肩,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不规则形状的水晶挂坠塞到对方手里。“这可是我找通灵者求的。”


在对方卸下伪装的一瞬间王杰希就明显察觉其他方向有惊讶的视线投过来,也不管人怎么挂在他身上,赶紧把黄少天拖出机场扔进副驾驶。手里的水晶是淡蓝色...

【喻黄】倔强(8)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乖乖亲上去。好像小孩子摔疼了父母会呼呼一样,喻文州醉酒难受了他啾一个也会好。喻文州的额头没有温度,平时眼里都是锐利的大魔王现在和病秧子一样躺着。黄少天心里堵得慌,早知如此不如让自己喝醉了闹腾。


喻文州醒的时候身体里像被灌了浆糊,再拿一根大木棍翻来搅去,混乱且痛苦。还没挣扎着撑起来就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某人的脑袋。随后脑袋的主人触电似的弹起来,把床头灯按开,乱糟糟的头发暂且不论,从睫毛根晕出去的眼线不知道该说滑稽还是吓人。喻文州伸手去摸黄少天的眼角,嗓子太干让他说话说得吃力:“大男孩,妆花了。”


黄少天撑在床边花了半分钟消化这句话,一般人张口应该是口渴或...

【喻黄】倔强(7)

本来黄少天可以在拍摄中期进组,但楼冠宁让他从开机那天起就过去看看前辈们是怎样带入感情,如何诠释角色的。


“真不用我去当化妆指导?说不定还能给黄少天加戏哦。”苏沐橙在倒腾指甲油,当然不是给她自己涂,而是给助理试。她的指甲常年保持短且圆润的状态,不做任何装饰,尤其是嵌钻贴片之类的,喻文州自然知道理由。


“如果需要帮助我早先便开口了,还请苏首席饶过我。”喻文州坐在沙发上,一大早被苏沐橙叫来说是有事要商量,结果一到就被调侃。


“在这方面的固执程度还真是不输你家小艺人。”苏沐橙挑了一瓶粉晶的,还没拧开盖子就被助理按住手。


“沐沐,你能别给我涂这么小女生的颜色么,会被别人笑话的。”...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