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4)

黄少天起了一个大早去晨练,昨晚因火锅加持,他睡得又香又甜,雪山上刺进骨子里的寒意都被带着太阳味的被褥吸了去,现在精神到能连跳一整场演唱会。回家正好看见喻文州在往桌子上摆早餐,剧组里都是外卖的东西他本就吃腻了,今天闻着清淡少油的香味便感觉涎水要往外冒。


“楼导特地租了录音室,你每天都可以过去练歌。”喻文州把煮得浓稠的艇仔粥推到黄少天面前,转头回厨房拌沙拉。“定了半个月,如果你完成得早,剩下的时间可以用来做自己的歌。”


“也就是说如果半个月我没有完成,那我就被炒鱿鱼了。”黄少天吸溜一口,感觉对方的饭是越做越好吃了,海鲜的鲜味唇齿留香,腥味也被恰到好处的姜沫改过。


“真聪明。”喻文州揉揉大男孩的头。“我找人给你谱了新曲子,如果你能半周完成角色曲,或许剩下的时间够你在那填个词。”


黄少天嘴里嚼着粥,不好说话,只能用眼神表达“你是什么神仙”的惊讶之情。他们这种歌手只有自己写歌自己唱的分,别说一整首曲子了,和弦副歌都没个人能帮着改改。


喻文州将播放器打开放了一小段音乐。“这是前奏的demo。”


黄少天拿手指跟着打节拍,这个踩点频率和曲风让他莫名熟悉,可翻遍记忆也没搜索出匹配的歌来。喻文州笑着戳他拧成八字的眉心:“首要任务是《江山雪》的角色曲,别想其他。”


在单人录音棚里练歌对黄少天这个咖位的歌手来说过于奢侈,往常都是加班加点半夜去借练舞室,套个耳机就开始。只读台本和亲身演绎过角色完全不同,背下来的歌词在脑中形成画面。漫天风雪,萧薄衣衫,不知哪来的一口气撑在身体里,脚没了知觉便跪着行走,腿失去温度就用手指爬行。仇恨中夹杂理解,渴望生的同时恨不得自己死。如此矛盾的一个角色最后却变成了光明磊落的小少侠,跋山踏雪去救当初忍住剧痛对他网开一面的男二。


“你优秀得超乎我的想象。”喻文州推开隔音室的门去给黄少天擦眼泪,他没想到那双闭上的眼睛会溢出泪水,更没想到歌唱者之将情感融入却没将情绪带进去,声线依旧平稳,每一句都完美踩在调上。最令他惊讶的是,在录音室外和他一起听的剧组后期负责人说这一遍完全符合预期。


“意思是......主歌过了?”


“对,接下来是和声和副歌。”喻文州给了黄少天一个拥抱。“你可能不需要半周,半天就行。”


“听说有同是蓝雨的艺人来这里录歌,原来是老熟人。”声音突兀地从外面插进来,一个不太高的男生靠在门边。“如果公司的棚申请不到可以找我帮忙,不必这么破费跑到外面来租的。”


虽然不像话里说的是老熟人,但黄少天确实不陌生那张脸——林旭。喻文州拍拍他的肩,给工作人员打手势示意继续,自己则关上隔音门出去和对方握手。


“林先生好。正如您所说,外面的棚很贵,寸金寸光阴,所以少天不方便出来叙旧还请见谅。只不过这次是和别的公司合作,既然对方大方定了这边肯定是有他的想法,我们不好拒绝。”喻文州抬出职业性质的笑。“没想到能有此巧遇,来这边谈公事?”


林旭的假笑挂不住,脸冷下来。喻文州的言外之意就是说他不也没预约到蓝雨的录音室才会在这。有钱所以不用公司的?蓝雨的专用设施比不上外面好?总不能顺着说是来谈公事的,录音场地有什么好谈的,有也是小通告。发难的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咳嗽两声把话题岔开:“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小师弟家里最近新养了条狗,牙齿挺尖的,想来见识见识。”


喻文州笑容不改:“牙齿是挺尖的,不过平时嘴紧不会吓到人。不知道林先生哪个朋友家也养了狗,和少天家的恶犬说话时让他张嘴露了出来。”


林旭鼻腔里挤出一声冷哼,自讨没趣地转身。“还是找个时间磨磨比较好,免得不小心划伤了不该划的人,引火烧身。”


“谢谢林先生建议,不过少天一直教育他只咬该咬的东西。”喻文州目送人离开,给隔音室里的黄少天比了个OK的手势。


等林旭的脚步声谈话声都听不到了,剧组的负责人才把头从臂弯里把头捞出来:“还是这么趾高气扬,以为天生好嗓子,后台硬,就可以高人一等,连敲门都学不会。”


“很快他就能学会了。”喻文州看起来丝毫不在意对方指桑骂槐的羞辱。“少天很喜欢demo,合作愉快。”


“我可没斩钉截铁的说这曲子一定给他,我说过要看他的实力。”负责人双手抱臂,刚刚的事让他有些明白为何喻文州会来找他,并且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虽然有共同的敌人,却不一定能成为朋友。


喻文州不置可否:“刚刚徐负责人可是让少天一轮过的。”


负责人看向隔音室内,黄少天正在拿谱子对节拍。虽然他说了可以过,但对方似乎准备用和声和副歌穿插的方法再多录几遍,择适取之。他知道黄少天在担心一个录歌时常有的问题,将一首完整的曲子分成多个部分逐个击破后,再合起来时用的往往不是用每个部分的最优解,细微的错位都会影响整首歌的协调性。当然大多数歌手都会把这个问题扔给后期去调音,听客们欣赏起来也没有大问题,只是会增加许多工作量,同时丢掉自我提升的机会。这是个谦虚努力的男生——他对黄少天的印象很好。实力过硬,专业素养高,和刚刚来串门的某人一对比,天上地下的差距实在明显。再反观这个经纪人,表面看起来斯文温和,其实说起话来笑里藏刀,甚至是带有谈判意味的步步紧逼。他却意外的不反感,这不是傲气过盛,而是对自己手下艺人的自信。


“徐景熙,合作愉快。”徐景熙伸出手,这一次,他绝对没有看错人。


录音棚里光线并不好,由于阴天的缘故,照明设备早早就被开起。黄少天一手抵着耳机一手拿着词谱,与工作人员讨论刚刚哪里的点没有卡准。单管白炽灯投下白光,分明是散开的,可喻文州却觉得亮度都集中在黄少天身上,每一次嘴唇的开合都会让他多耀眼一分。小艺人并不知道隔音室外的经纪人和负责人达成了什么共识,甚至没分出心来发现他们握手。喻文州也不打算让黄少天知道,铺路这种要计算好砖块落点的麻烦事由他运作就好,大男孩儿不需要变得复杂,那股子单纯的冲劲会是他一生的宝藏。





*专业方面的东西都是我靠想象乱写的qaq,如果有懂这方面的看官可以帮忙科普纠正!

评论(3)
热度(248)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