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5)

本来可以半天完成的工作被黄少天硬生生拖了四天,甚至比徐景熙这个正牌负责人还要较真。所有干音和后期彻底交接完成后,原定好的新曲递到了黄少天手里。


“我只有一个要求,在我说可以之前,不能对外公布作曲者。”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得到对方点头肯定后才放心回应:“可以。”


徐景熙和黄少天两个人虽然性格大相径庭,在对音乐的热爱和创作的思路方面却意外合拍,没聊两句便打得火热。黄少天怕喻文州觉得受冷落,说几句还抬头望一眼,看对方正专心在笔记本上做经纪人该做的工作,又放下心来和徐景熙讨论。


“我果然还是觉得这个曲子特别熟悉,又说不上来是哪。”黄少天认真哼着调子,虎牙咬住下嘴唇,烦恼的样子都特别可爱。


 “我也给其他歌手作过曲,毕竟没多少人在意背后工作,只会听是谁唱出口,没印象很正常。”徐景熙不紧不慢地开口,这是喻文州教他的说辞。毕竟黄少天试听前奏demo时就听出了端倪,但有些事不能这么早便让人知道,影响创作。


黄少天心说身为搞音乐的,绝不会只单看演唱者一人。徐景熙的名字不算陌生,为很多知名电影电视剧作过词曲,他这几天基本都翻出来听了一遍,并无相似。


“少天,抱歉打断一下你们。”喻文州将笔记本摆到黄少天面前,朝徐景熙笑笑,后者长舒一口气。“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本小说?”


“你怎么这都知道!”黄少天只瞟到《悬城》两个字就惊叫出来,他钟爱推理悬疑小说,心头好就是这一本。故事围绕犯罪心理学展开,在紧张的步步推进中还融入了双主角感情细腻的变化。主角之一林勋的青梅竹马因父母被毒贩杀害的剧烈刺激留下心理疾病,他因此决心报考警校,分攻记忆与应用心理学两个分支。可惜悉心照顾多年的好友最后却是被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解了心魔,刚萌芽的爱情也宣告破产。没想到的是自己转头就在查一件连环心理犯罪的过程中,被所属警局的刑侦队长,主角之二许宁封攻陷。他倒是早就知道《悬城》要影视化,居然是被蓝雨接下了改编权。


喻文州笑了笑,黄少天放在家里的那本实体书虽然保护得很好,但翻阅痕迹非常明显,如果不是很喜欢,谁会看那么多遍。“虽然《悬城》是一部很火的畅销小说,但毕竟题材敏感,涉及同性相恋,再怎么改编也逃不开这一点,所以很多演员并不愿意接。至少我得到的消息是,没有大咖位的艺人提出参演,我的意思是——”


“你想让我去试镜?”黄少天接过喻文州的话头。


“嗯。”


徐景熙向后仰靠在椅背上,虽然这与他无关,但发表下理智看法还是可以的:“确实耽美题材在最近几年势头非常猛,我也帮过几部网剧写曲。可出演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意义了,你需要抛头露面,甚至被粉丝定下刻板的cp标签。这是一炮而红的捷径,但也有随之而来的劣端。最重要的一点,你是歌手,不是演员。”


“让少天参演的理由没有那么复杂。”喻文州拍拍被徐景熙说得一愣一愣的黄少天。“其一,因为少天非常喜欢这本小说,如果能够夺得一角会是不错的回忆。其二,林旭也会去试镜,我觉得他的理由倒可能和你的想法一致,他有野心,娱乐圈的所有分支都想掺一脚,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黄少天很确定喻文州已经知道了林旭和他结下的梁子。说事情过去他不在乎了是假,憋着一口气一直没出是真。可到底人家有后台,现在还有名气,说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


喻文州像是看穿了黄少天在想什么,接着开口:“少天,不需要考虑这么多。只要明确两个问题,你想参演吗?”


“当然想!”虽然他曾暗自决定不再演戏,好好唱歌。但凡事总有例外,这可是他最爱的作品,说不定还能有机会见一见原作者。


“第二个问题,你相信我吗?”


“相信。”黄少天没有丝毫犹豫,他不仅相信喻文州这个人,还相信他的能力。


“那么问题就解决了。”喻文州合起笔记本,将黄少天抄起来。“景熙,少天我带走了,下午要去试镜。”


“我丢?!”黄少天连方言都甩了出来,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他没有叶修日积月累沉淀来的演技,也没有孙翔随时随地都能拿出手的天赋,为什么他的喻大魔王每次找通告都要踩着时间线来。


将生无可恋双眼无神的黄少天塞进副驾驶,喻文州用手抵着唇低低笑了几声。被娱乐圈内风风雨雨打磨得圆滑的人不会有这种表情,纵然能面无表情地去面对困难与成就是好事,但这实在是本末倒置。因失败而伤心;因赞许而喜悦;因困惑而烦恼;因失去而不甘;因生命中可变的东西改变心脏的跳动频率,才能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才会有发自肺腑的热爱激情去经营自己的事业。他的小狮子会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会小孩儿般一惊一乍,遇到喜欢的东西会努力伸手去够,遇到讨厌的东西会皱眉让他去处理。


实在是太过耀眼了。


喻文州用手盖住黄少天的额头,在手背落下一吻。


黄少天下意识一抖,用手捂住额头,左右环顾一圈,确定没人看到才开口讨伐喻文州:“干嘛干嘛!小透明没有狗仔跟拍就可以肆无忌惮吃豆腐了吗!”


喻文州帮人扣好安全带,慢悠悠走到驾驶室坐下,并不回应黄少天的发问。“是不是随便挑一段《悬城》中的情节你都能说出一二?”


“当然!”黄少天就知道大魔头没这么好对付,只能收着俐齿伶牙,捂着因为亲密举动微微发烫的耳朵回答喻文州的问题。


“人物对话呢?”喻文州发动汽车,他知道黄少天一定会接,也算好了时间,现在回家还能让人休息一会儿,养足精神备战试镜。


“虽然不能逐字逐句的说出来,大体意思还是记得的,如果能看几眼就没问题。我记台词和记歌词一样快。”


“那少天在慌什么?了解故事,人物,情节。反复推敲过人物感情,递进节奏。如果说拿下《江山雪》是因为角色和你太过相像能够轻松演绎,那么《悬城》的优势便是你和角色完全不像却可以完美表达。”喻文州弹了下黄少天的脸。“你应该要比任何人都自信。”


“唔。”黄少天本来心里满是紧张。短促的准备时间,白月光的作品,没有把握的演技,都让他为自己捏一把汗。可喻文州一个小动作,一小段话,就让他放松安心下来。“文州,谢谢。”


“谢什么,这些不光是我该做的,也是我想做的。”


包括亲吻你。




*《悬城》其实是我自己的原耽脑洞,只写完了兄弟篇还没动他,也不知道何时动hhhhh

评论(8)
热度(248)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