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6)

黄少天发现他真是过于信任喻文州了,一到家就被人灌下温牛奶按在床上睡觉,醒过来才发现关键问题没得到解决:“你都没有告诉我要试哪个角色。”


“少天喜欢哪个角色就试哪个。”喻文州答地轻松,让黄少天有一种霸道总裁有权有势你想要哪个就能给你哪个的感觉。


“我要是说我喜欢大反派呢?”黄少天双手叉腰站在大楼前,手里拿着被翻旧的原本小说,后面是西装革履的喻文州。按说试镜带的应该是助理,但对方这幅打扮简直就是势在必行,恨不得试完就签约。他本来还觉得车上那番话多少带有安慰的成分,现在看来喻文州是真的全心信任。


喻文州毫不意外:“与你完全不同的可不就是大反派。”


黄少天两眼一眯,觉得什么事情到喻文州这都特别简单,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还是不要太招摇的好,免得别人说我还没红呢就开始摆架子。所以麻烦神仙经纪人在车里等你的小艺人凯旋归来喽!”


喻文州只把黄少天送到电梯门口,回车库正好遇见林旭从保姆车上下来。他迅速坐进车里,比起见到他,还是直接见到黄少天更令人惊讶,或者说见到拿下角色的黄少天更让人心肝脾肺肾都上火。


提前收到喻文州的短信,黄少天便找了个角落坐下,将鸭舌帽压低口罩带好,融入大流中。他也不愿意在试镜的地方和林旭起冲突,虽然别人也不一定把他这个小角色当回事。


工作人员准时给排队试镜的艺人发了号码牌并说明规则。今天要选的是正面角色林勋,许宁封与反面角色郑诔,进入房间后会发下一张纸左右的临时台本,准备时间一分钟,由艺人当场发挥。


先不说正派还是反派会影响选择角色的偏向性,郑诔绝对是这三个角色中最难表达的一个。黄少天的号码排在中间位置,评委看到现在坐了快三个小时,来试镜的又都是演技泛泛者,每个人都面带疲倦。当阳光少年属性的他满脸朝气与希望走进房间,面对四位评判人说要试大反派的戏时,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些不一样的表情。在工作人员递上台本,他粗略扫了几眼便倒扣着放在地上时,有一个评委甚至直了直身子,颇有拭目以待的气氛。


台本上只有句子,写的是最令黄少天心痛的片段,郑诔的自我剖白。人之初性本善,但郑诔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更没有一个负责的父亲或是温柔的母亲,从初中到高中,他由一个被欺凌者变成了欺凌者,辍学走入社会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开始疯狂报复每一个他觉得做错事的人。


黄少天坐到椅子上,低下头,双手靠拢做出被手铐禁锢的样子,虽然台本上没写,但是他知道,这时候郑诔被扣在审讯室和林勋对质。


“五岁的时候,我就知道毛毛虫和蝉的味道。”


“八岁了,又知道了雨后水洼里蝌蚪的口感。”


“十二岁,女厕所的隔间是最安全的地方,但你永远不知道躲起来的时候书包里会被放进什么。”


“我开始不记得自己多大,没有活着过每一天的实感。开始不觉得疼,哪怕我故意从楼梯上滚下去。”


“唯一一个关心过我的女孩子,被他们当玩具蹂躏。那几个人被判不到十年的有期徒刑时,她没笑。”


黄少天抬起头,不是悲伤的脸,不是痛苦的脸,没有眼泪,甚至眼眶都没有红。反而像是想到暗恋对象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声带没有再震动,取而代之的是嘴唇开合——十年后,我告诉她那几个人死了的时候,她笑得很漂亮。


坐直身子的评委率先鼓掌,他是出题人,也是原作者。台本上只有几行字,没有表情描述,没有气氛讲解,最后的唇语他都没有加上去。演一个人不难,难的是你要去理解他。郑诔这一番话不是为了装可怜,只是单纯陈述无关案件的事实,最后一句之所以无声也是因为不能给警方抓住任何把柄。生活与手上的鲜血使他麻木不仁,甚至感受不到情绪起伏。


“我想听你说郑诔跳下天台前最后一句。”作者很显然已经知道黄少天是熟读原作的人,这一段并不考验演技,所以他要加戏测试。


黄少天没有别的动作,他仍然在角色中,只是眼泪掉了出来,一颗一颗砸在地上。


“不会哭不怕疼的同时也不再明白什么叫美好,如果当初害怕和求救有用,我现在和她应该和你跟许大队长一样。下次让我早点遇见你吧,林医生。”,这是郑诔在小说中第一次流泪,也是最后一次,他变回了还在受欺负的那个善良小孩儿,以为忍耐能够换来风平浪静,以为时间能使人明白暴力带来的不过是虚虚假的满足感。


作者从位置上下来给黄少天拥抱的时候,他还在哭。整篇积压下来的负能量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甚至让他以为来抱他的是场景中站在面前的林勋。


“别哭了,你通过了。”


“对...对不起,我有些出不来。”是的,出不来。他终于找到了原因,入戏容易出戏难,《江山雪》的时候就是这样,所以他会像个莲蓬头似的泪洒浴缸。


“简历我收下了,接下来的事等联络就可以。”


黄少天连连点头,觉得有点丢脸,一个大男人哭到打嗝,要是被喻大魔王知道可不得好好戏弄他一番。擦着眼泪出去还正好被林旭撞个正着,趾高气扬的大明星以为他试戏受挫,刚打算借着安慰的旗号嘲讽,就听工作人员宣布郑诔已被拿下。话到喉咙又咽下去,只能满眼是火地目送黄少天离开。


“河神呀河神,我丢的是小狮子,可不是大哭包。”果不其然,喻文州一见到红着眼的黄少天,开口就是打趣。就是手口不一,把人圈进怀里,一下一下抚着脊柱给黄少天顺气。“我这里有个好消息,要不要听?”


“不听。”黄少天把头埋在对方肩膀上。“林医生,让我再靠一会儿。”


喻文州身子一僵,硬把黄少天的脸掰过来看着他:“少天,我是谁?”


“林......”


“不对!”


喻文州语气有些急躁,把黄少天斥得一楞。他视线朦胧,眨巴眨巴眼睛,又拿袖子胡乱一顿抹,皱着眉头嗯了一声,音调软软糯糯还带点委屈:“大魔王。”


“大魔王就大魔王吧。”喻文州长叹一口气,把人揽进怀里继续顺毛,直到黄绒绒的小脑袋终于开始正常运作,红着脸从他胸口抬起头来。


黄少天侧身一闪钻进副驾驶坐好,还把门给关上,使劲拍拍脸,将车窗摇下来,戳戳还站在旁边的喻文州:“咳,好...好消息是什么?”


“前几天我向公司递了一份有关你个人歌友会的企划书,今天批下来了。”


黄少天瞬间觉得自己进车太早,现在应该给他的经纪人一个树袋熊拥抱才足以表达心情。于是亡羊补牢般地点开通讯人目录,将喻文州的备注换成了“喻天使长”,伸出长长的胳膊给正主看。


“今天可不可以也吃火锅?”


“都听你的。”







*我写文太差被关起来了


评论(16)
热度(253)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