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7)

剧组的效率很快,相关事宜的时间安排第二天便发到了喻文州手里。毕竟进程才走到演员挑选阶段,主事似乎也不怕这种咖位的小艺人会跑,所以双方将签约日期敲定在一周后。实际喻文州并不是不想早些签约吃定心丸,而是手上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黄少天的个人歌友会。


“歌友会主要是走轻松路线,你不用太紧张也不用特意准备。”喻文州将黄少天参与过制作或是完全原创的曲子列了一行,风格契合和拿手的曲目也列了一行,让人自己划出要演唱的清单。“景熙的新曲做压轴和宣传热点,词是不是已经填好了?”


“当然!听到demo的时候我就想好要写什么了,行云流水,唰唰唰唰!”黄少天兴奋地在纸上比划拟声词的样子。几条波浪线出现在歌单上,大男孩儿又赶忙拿指头擦抹几下。“我我....我不是说选这几首歌。第一次有只属于我的舞台唱歌,虽然只是小场地,但是也很高兴,高兴过头了。让我多挑一会儿,嘿嘿!”


“说到这还要少天原谅你的经纪人能力尚弱,没能租一个多像样的场地,只能调来流动舞台车。”喻文州将敲定的企划书递给黄少天。“一台是蓝雨最好的,一台是市剧院同型号的,两辆拼在一起,租了体育馆的场地,看台清洁修饰后留给粉丝。”


黄少天看也不看一眼,直接用纸册抵住喻文州的唇,嘴撅起来:“以后不准用任何贬义词形容自己,别忘了小离姐曾经想替嘉世挖人,是我还不够好所以才让你处处受限。”


“你怎么......”


黄少天眉一挑,拿企划书猛敲了下喻文州的头:“我只是天真了些,又不是傻子,不会你身边人被买了还不知道!”


“这不是没成交呢。”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吐吐舌头,不跟人打口水仗,继续挑他的歌。


有人一帆风顺就有人过得不太好,林旭和黄少天同时试镜的是与他真名一字之差的林勋,上帝给他打开了歌唱的窗,自然不会再造一扇演技的门,他差就差在对原文的理解上,尽管成功通过,却不是全票。唯一的反对票是他最在乎的,原作者的意见。所以当他郁闷半周,看见黄少天发出开办歌友会的消息时,露出了咬牙切齿的笑——有些人爬得太快是要摔下去的,这不就被他抓住导火线了?



孙翔发来的消息黄少天隔了两个小时才看见,他练舞太热将外套脱下盖住了手机,连续的亮屏都没看见。


-你上热搜了。

-微博炸了。

-人呢???这么重要的时间别告诉我你在午睡!

-喂喂喂!!!

……

-你经纪人是个木鱼脑袋吧?!哥不管了。


黄少天感叹孙翔逼逼叨叨的属性和自己有得一拼,看到最后一条又变成满头问号。他自然是不知道孙翔直接给喻文州一个电话打过去被说了一句“皇上不急太监急”后有多暴躁,火气大得差点烧掉杜明的眉毛。当然,喻姓金牌善后师马上让苏沐橙发了个视频聊天去抚慰大狼狗受伤的心灵。


“蓝雨以新压旧公然抄袭”,吸引眼球的热搜标题将罪名挂得足够重,什么都不管,先上升到娱乐圈巨头公司的层面再说。tag内点赞评论最多的帖子放着乐谱调色盘,时间是上午十点。也就是说,从黄少天歌友会官宣微博剪出的新曲副歌部分,到被生扒曲谱到与“被抄袭”曲目叠音对挂出谱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


黄少天见过娱乐圈的水深火热,如此迅速的攻击以及热度操控肯定是有幕后人的。起初他只以为是有人碰瓷,但看完调色微博后,他手脚冰凉。自己就是吃这行饭的,他不会分辨不出什么是强词夺理什么是真凭实据。博主言之凿凿,句句在理。曲子有些部分甚至连一个音都没被改过,只不过升key变奏,几乎完全照搬。最让他心惊的是,原曲竟然是林旭的代表作,怪不得他会觉得熟悉。


“少天,还好吗?”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黄少天身后,问出这句话时他的心跳跳突突,像被一只手攥紧。他看得真切,大男孩儿坐在木质地板上,隔着运动鞋用手捂住那条蜈蚣疤痕的所在。时隔两年,同一个人,同样致命的攻击,黄少天或许下意识觉得旧伤疼痛。他蹲下给对方披了件外套,满身是汗时静下来不动最容易感冒。


黄少天抬头看着喻文州,被薄雾蒙了眼,网络上一句句讨伐化成无形的针,刺进皮肤将喉咙缝起来,他再怎么努力也没法把一句没事挤给对方听。


“这吃相也太难看了,想红就抄自家前辈的曲子,没实力没脑子!”

“这可是我们木九宝贝最爱的歌,不能忍,挂死他!”

“抄就算了,还改这么难听,黄少天是哪里冒出来的野鸡,蓝雨快出来管管。”

……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简单直接地骂比冷嘲暗讽还难让人接受。”黄少天抬起一只手抓住喻文州的指头,另一只手仍然刷着微博。他看见那个名为“小戴戴今天看见天天宝了吗”的博主带着一小簇铁粉在挂人博下不断为他开脱,就算被说死鸭子嘴硬,被人扒出照片挂在网上嘲笑,依然时时刻刻守在tag里辩解。黄少天点开女孩的私信窗口,输入又删除,他有些没脸去面对她,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像开口阻止就是承认了罪行,自己打了对方的脸。“看到她们这样我更难受。”


骂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蓝雨好像并没有公关想出来管一管这场出自家丑的闹剧,热搜直冲第一。走投无路的粉丝们只好不断转移话题,因为黄少天并没有写这首歌的作词作曲是谁,如果不是他,那么走到死胡同的难题将迎刃而解。争吵里逐渐出现让黄少天公布作曲人的声音,并得到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众吃瓜群众的支持。


黄少天已经被哄回了家里沙发上,意气风发的小狮子像被大雨浇湿的金毛,缩在扶手边上一声不吭地看着手机。喻文州安安静静坐在黄少天旁边,看他下决心一般打开编辑窗口。


Lion黄少天:

有关作曲人的信息,我现在不能透露,请大家见谅。


微博再次炸开锅,新的热搜被顶上去——“黄少天抄袭实锤”。


哪里来的什么实锤,只不过他说了一句不能透露,大家便主观断定为根本没有什么其他作曲人,自己犯事不敢承认,所以拿出说不过去的借口来拖延时间。


喻文州将一切收于眼底,把黄少天的头扳到自己肩上靠着。“为什么不说是徐景熙?”


黄少天很疲惫,他把重心都放到喻文州身上,闭上眼轻声回答:“因为我答应过,没有他的允许不会公布作曲人。不管发生什么,有何隐情,那都是他的事。我的承诺是我必须遵守。”


“三天后的歌友会......”喻文州手臂收了收,他突然很想吻黄少天,但还不是时候。


“只要蓝雨高层不施压,那就照常举行。”黄少天关掉手机,回拥住喻文州,呼吸打在对方颈窝里。“你问过我,如果面对留言与嘲弄,我还能不能笑得出来。我的回答是认真的,小戴还在,你还在,那我就必须要笑出来,黄少天不能就这么败了。”


“好,都听你的。”


挂钟走了一圈又一圈,窗玻璃上的颜色由白,变红,转橘,最后被染成暗紫与深蓝的交融色。在大魔王以为自家受伤的小野兽保持蜷缩姿态睡着在他怀里时,毛茸茸的脑袋拱了两下,锁骨隔着衬衣领受到虎牙攻击,传出带着倦意的三个字:“我饿了。”


喻文州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了些,他把黄少天放平在沙发上,又拿了条毛毯给人盖好。俯身在人耳旁小声说:“我去做晚饭,你睡一会儿,好了叫你。”


“还有。”黄少天把半张脸埋在毛毯里,伸出手抓住喻文州的衣角,琥珀色的瞳中恢复了些光彩。“我相信你。”


评论(9)
热度(246)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