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8)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节火车的脱轨会将与之挂钩的所有算数带毁。


“抱歉,我们评委组经过商议一致决定取消你的参演资格,具体原因相信你心里有数。”男人语气带着不悦,心想还好推迟了日期,否则签约过后再爆出抄袭丑闻会让事情变得麻烦。


“应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黄少天后退一步,弯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喻文州早上叫他不要跟来的时候他便做好了准备,至于为何非要等他们到达当面说明,应该和旁边站着的林旭有关吧,谁最想看他出丑,昭然若揭。


“并不是一致。”评委组中最年轻的原作者起身走过来,将一封文件袋放在黄少天手里,透明塑料壳上用金粉签字笔写着他的笔名。“创造郑诔这个角色时我几乎没有时间摸电脑,所以拿到纸笔就会记录灵感。这里面装着所有与他相关的手稿,试镜那天我便决定要将这份原件送给你,现在依然没有后悔。”


黄少天楞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接下还是婉拒。煮酒二字金灿灿跃于眼底,好酒香飘千里,若使之沸腾更可满溢半城。虽然这高温过后的酒将失去原先浓烈的本味,但换来入喉醇厚,暖胃护脾,唇齿留香。


“我这人有些许自大,认为粉随正主,喜欢我笔下之物者定不坏。你能理解郑诔,演绎出他最后那份本心,便是知道诚善可贵。”煮酒像是怕眼前人要推拒,把黄少天的手捏紧了些。“我肯放出改编权的要求第一条就是从企划到杀青,所有安排我都要拥有至少百分之五十的决定权。这一票否决我不会给你,剧组会等你,就——就等到我能找到下一个郑诔吧。”


喻文州一直按兵不动,他不会替黄少天道歉,也不需要。所以到这时才上前,对煮酒深鞠一躬:“谢谢您。”


煮酒把喻文州扶起身,以半拥抱的姿势和他握手,嘴里呢喃,说了句天不闻地不知,只两人能听见的话。


两人在林旭快要杀人的视线中走出大楼,黄少天怀里抱着珍贵的手稿,原地蹦了三下,不得不说这一趟来得值。做好了全身上下都受委屈的准备,却有意外收获,看来上帝多少有点人性,封窗锁门还知道留一线缝隙让他赏赏日光。


“能打起些精神就好,明天就是歌友会。”喻文州先替小艺人拉开车门,这几天他一直把黄少天关在家里,练舞就用阳台,唱歌可以去浴室。是个人都能想象出公司的气氛,没必要去碰一鼻子灰。尽管他知道他的大男孩儿不是个内心纤细的娇宝宝,但还是想为他多挡住些明枪暗箭。


“我知道的。”黄少天趁着喻文州弯腰为他系安全带,破天荒揉了一次他的头。对比他吹拉染烫不知多少次的稻草窝,那手感简直柔软。发梢触到手心便弯曲低头,不仅不扎手还会带来酥麻痒意。


“嗯?”喻文州没有反抗,顺从地让黄少天抱着他的脑袋揉。


“我说,我知道。”黄少天吸了吸鼻子。“我知道歌友会只卖出了三张票,其中一张就是你下单的。”


喻文州手撑着椅背抬头,轻轻地笑:“知道了要干什么,未来之星打算给我报销么?”


黄少天脑补了一百种安慰语句,想象了一千种安抚动作,却被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彻底打败。在暗啧喻文州真不懂气氛没有默契的同时又发现自己掉入了对方的魔法中,积压欲出的鼻涕眼泪就这么烟消云散,他反而自然地笑出来:“文州你是魔鬼吗?压榨一个已经为这场歌友会掏空积蓄的人!”


“不,我是天使长。”喻文州弹了黄少天一个脑瓜崩。


其实在大魔王心里,小狮子才是那个天使长。任哪个艺人都不会把票价压成十几块钱——为了答谢粉丝一直帮小雪豹们募捐,将出道至今的定期存款取出来填补资金空缺。本来,为了保证企划通过,喻文州就已经将经费压到了亏本线上,他肯定黄少天不会细看计划书,拿零用钱填上了空缺。然而喻算不如黄出其不意,小狮子这一顿撒娇又成了赤字。堂堂蓝蓝雨少当家居然让手下艺人自掏腰包,这深深一条黑历史后来被嘉世那放荡不羁的叶影帝嘲笑了许久。



车从签约大楼驶回公寓的一路被黄少天噼里啪啦天马行空的叨叨叨装点得十分喧噪,远比第二天的歌友会场地热闹太多。


直到订票截止也只有三份订单,喻文州是其一,也是第一个到达的人。第二份订单来自苏沐橙,在黄少天张大嘴巴苏了半天没能完整吐出苏首席三个字时钻进了汽车后座。她没有孤单一个人,十分钟后旁边来了个理直气壮没买票的徐景熙——我不应该是嘉宾么为什么要买票?


“你今天不是要陪那个小不点去拍杂志?”对比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的副驾驶,驾驶座的人脸上没有一丝惊讶,安安分分守着司机职责。


“小不点也要独立,况且他又用不上我。”苏沐橙伸手捏了捏黄少天的脸,一点白都没揪下来,看样子这个质朴的小艺人是打算素颜上阵的。“你这边倒是缺个化妆师。”


黄少天听到这里,连忙掐住喻文州的大腿使眼色,蓝雨首席化妆师的出场费可是能给他再开好几场歌友会的。


苏沐橙笑眯眯看了一会儿戏才悠悠开口:“有人正在忙新剧没时间到场听小徒弟唱歌,才拐弯抹角拜托我送个妆来的。”


黄少天瞬间明白缘由,是孙翔。在他成为众矢之的时,有那么一些人,从未放弃相信他。


“景熙。”


“嗯?”


“虽然你昨天说要我避嫌,但我还是想唱你写的歌。”黄少天转过头,一双澄澈无畏的眸子盯着徐景熙。


“为什么?”


“我相信你。”黄少天朝人比了个拇指。“如果不是你的曲子,我不会有灵感写出歌词,这本来就是歌友会的重头戏,砍掉就没意义了。”


“你就不怕被人家的粉丝追到家里砍死么?”徐景熙扶额,虽然喻文州说这个已经过年纪的男孩儿拥有好几年前的天真,他却没想到能为了本心这么不顾一切。


黄少天长呼一口气:“不会有比现在更差的情况了。”


黄少天确实创造了娱乐圈一个传奇,歌友会现场像是被个人包场的电影院,擦得干干净净的座位都空着,只有中间位置坐有生机。最后一份门票订单的主人也揭晓——戴妍琦。本来以为旁边坐的是和她一样的死忠粉,从家里带了许多小礼物零食包。结果发现来的一个比一个名头大,被誉为蓝雨第一美人的苏沐橙就与她并肩而坐,小姑娘诚惶诚恐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看来你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他。”苏沐橙还记得她带着口罩去打听消息时这个女孩眼中的光,现在也仍然存在其中。


“嗯!天天宝还没正式出道时我就粉上他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被击中,再也没法移开目光。”戴妍琦把头点得跟打桩机一样。“他真的很努力,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好像把全天下的苦都吃过了,可始终没法前进...呜呜呜......为什么网上那些人说话可以那么不负责任,为什么我只是一个小粉丝,世界里渺小平凡的一粒沙,什么都...呜呜...什么都做不到。”


在戴妍琦眼泪掉个不停的时候,舞台车的灯光已经亮起来,将近夜的天空重新打上颜色。黄少天穿着他最喜欢的一套制服,抱着吉他,一步步迈到正中央。


“那边的小可爱,听得到吗?”黄少天将话筒指向戴妍琦的方向。“我现在要逮捕你的眼泪,如果同意请回答!”


戴妍琦眼睛红红的,脸蛋也红红的,从苏沐橙怀里抬起头来看向她追逐至今的光。不是战无不胜的将军,却敢只着一身残破甲胄面对千军万马。不是羽翼丰满的雄鹰,却能为了学会飞翔决然跳下万尺悬崖。


“黄....呜...黄少天!fight!”


“黄少...少天!fight!”


“黄少天!fight!”


她的偶像现在不想看她哭,怎能不从。瘦瘦小小的女孩子,举着有半个自己大的灯牌。如果只有一个人,那就用双倍,乃至十倍的力量喊出加油,一定要让对方听到。


“I hear you.”黄少天脸上展现出最灿烂的笑容。“now,you listen to me.”


没有如云观众的歌友会秩序好得可怕,每个人都安静看着台上的主角。清爽干净的大男孩儿盘腿坐在舞台中央。在寒意已然到来的十月里,他的专属经纪人为了不喧宾夺主,宁愿脱去西装,只穿一件薄薄的白衬衫为他举着话筒。


“孤单的城市,街灯旁,阴影拉长逃跑。”


“空旷的舞台,这歌声,几个人能听到。”


“也曾经跌进情绪漩涡持续低潮难受得快要死掉。”


“未来答案哪里找,埋怨着自我渺小。”


“相同的城市,屋檐下,有谁留下步调。”


“昏暗的舞台,每一句,都落进你心跳。”


“忽然间过往所有汗水辛苦开始蜕变黑幕中闪耀。”


“未来答案究竟哪里找,我想我已有了目标。”


“繁星闪烁的夜,一刻都未有停歇。”


“感谢你我有缘,生活在彼此世界。”


“哪怕是,再简单不过的文字排列组合的应援贴。”


“也可以,越过网线,在屏幕这边感受你的热切。”


“晴雨变化的天,不会总如我所愿。”


“幸好有你陪伴,才不会止步不前。”


“已习惯,快步奔下舞台有你的问候与笑脸。”


“不知觉,攒了太多,来不及送给你的最真挚感谢。”






*这章差点把自己写哭了(´இ皿இ`)

*最后的歌曲是我的重新填词,原曲是rajor的《感谢》( •̀∀•́ )


*我这人有些许自大,认为粉随正主,喜欢我笔下之物者定不坏。

评论(16)
热度(227)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