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19)

歌友会没有被上层掐掉其实是林旭的意思,他就是要让黄少天难受,精心准备的活动变成独角戏该有多大打击。可他没想到,在开心之前,没有认可他角色演绎的《悬城》原作者居然把珍贵的手稿送给黄少天。


“小旭,你的嫉妒心太强了。”林生钧敲敲桌子,要说黄少天其实也没欺负过他这个小外甥,唯一一次两人对抗的机会也因为受伤错过。这次虽然他答应帮忙,但并不了解林旭为何对一个没有名气的小艺人抱有如此敌意。


“他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林旭被戳中痛点,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只是他德不配位!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歌手居然能独立出去,拿到《悬城》原作者肯定和庇护,还敢抄袭我的代表作。那个专属经纪人对我也没有半点尊敬,明里暗里叫板。”


“这次歌友会他仍然演唱抄袭曲目确实过分了,蓝雨不会姑息的。你放心吧,记者会已经安排好了。”林生钧无奈叹气,他本还想与侄子谈谈心,看对方这个状态索性放弃,没结果的。


消息传到黄少天耳朵里时,距离记者会开始还有不到两小时。歌友会之后网络彻底炸了锅,他的手机也被喻文州保管着,除了该看的,其他一律不准碰。小狮子可怜得只能用iPad打单机游戏,但不得不说这让他轻松了许多,自己不允许逃避的东西被强制执行,少了负罪感。


“记者会允许你看直播。”喻文州手臂上挂着西装,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你去哪!不陪我看么!”黄少天说出这句话之后发现怎么听起来娇滴滴的,然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干脆拉着皮卡丘连体睡衣的尾巴乱晃表示不满。


喻文州笑着拽了两下皮卡丘耳朵。“毕竟是蓝雨高层直接决议的记者会,我去帮他们把场面撑大些。既然各大新闻平台都来了人,得满载而归不是?”


“唔。”黄少天隐约感觉大魔王的腹黑属性不止他看到的那点,便也不多问,挥挥手叫人路上小心。


记者会就在蓝雨专用宣传大厅召开,喻文州把车速控在四十码,好好欣赏了下沿途的车水马龙,慢悠悠到蓝雨时苏沐橙和徐景熙已经等在了大门口。


“你还真是游刃有余。”苏沐橙笑嘻嘻地迎上去,做了个狰狞的鬼脸。“他那么嚣张的欺负你家大男孩儿,你就一点不想快点掐死他?”


“我不想就不会把你也叫上了。”喻文州依旧不紧不慢,既然叶修要卖他人情,那就卖个大的。“等他把可怜装完了我再去撕面具岂不是更有趣?”


“两只笑面虎。”徐景熙咂嘴。


林旭当然得装可怜,他越是委屈无辜,他的粉丝就越愤怒,媒体的言辞就越天花乱坠。是非黑白根本就不重要,现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趾高气扬的人正以为剧本照着他的计划平稳进行,却不想大厅的门被用力推开,声音大得盖过媒体的你言我语。一时间,所有眼睛都投在了门口的三个人身上。


林生钧作为蓝雨代表坐在发言台上,一股不安感顿时从脚尖蹿升,他觉得这个经纪人冷眼高傲的样子很像一个人。为确保顺利进行,他立刻起身说话:“现在是高层记者会,级别不够的无关者请离开,保安呢!把人给我拖出去!”


“别急。”喻文州将手一伸,示意冲上来的保安停下。“林董你这句话有两处错误。第一,我不是无关者,我是你们声讨的歌手黄少天的经纪人。第二,关于级别问题,手握蓝雨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够不够?”


“咳咳。”苏沐橙蹦蹦跳跳去拿了离她最近的记者手中的话筒。“大家可能不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回国不久的蓝雨少当家,喻文州。”


一石激起千层浪,喻文州自己说出来像笑话,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蓝雨总裁藏着掖着不让见人的宝贝儿子长什么样。可苏沐橙是谁?蓝雨首席化妆师,她说出来的话分量足够令人相信。不管记者们信不信,林生钧是信了,喻文州长得太像他父亲。平时和颜悦色时看不出,现在这幅微怒的模样和那个人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那...那么请问您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是要干什么呢?”率先反应过来的记者立刻迎到喻文州面前。


“目的太多,说来累赘,我建议你们先听听我身边这位徐先生的发言。”喻文州领着徐景熙踏上发言台。


林旭在看到徐景熙的那一刻就坐不住了,连忙给给林生钧使眼色叫他赶人。可林生钧也毫无办法,他没有权利命令喻文州,自然不能轰走他带来的人。


徐景熙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所有语言早在心里排练了无数遍,他打开手上的文件袋,将证据一样一样呈在成堆的镜头前。“现在我手上拿的这份乐谱手稿是你们今天聚集在这的原因。大约一周前,网上有人扒出某艺人新曲抄袭木九先生成名作,学过音乐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照搬。我很感谢黄先生遵守约定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我的名字,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他新曲的作者就是我。并且,不是我抄袭,是木九抄袭。”


“一份手稿而已,任何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写!”林旭拍桌而起。


“你说得对。”徐景熙回了一个鄙夷的眼神,然后继续面相媒体。“两年多前,我和这位木九先生同在央音进修学习。虽然不是一个导师手下,却因互相欣赏成为了朋友。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位‘朋友’居然拿着我的半成品曲谱加以改编,成为自己所谓的成名作。但我相信木九先生也万万没有想到,在他拷贝复印之后,不知情的我又拿着这份手稿去找了来我校友好交流的国际作曲名家卡斯特先生讨教,有幸得到认可,兴奋之余还求到了先生签名。卡斯特先生签名有个习惯,会同时留下日期,而这个日期远在木九先生的歌曲发布之前。并且我在前天托导师再次联系到了先生,请他录制了证明视频,记者会结束后蓝雨公关部将会把它发到各位手上。到底是谁抄谁,现在各位应该明白了吧?”


“你!”林旭急得说不出话。


“我什么我?你能拿出比我更早写出这段曲子的证据吗?”他不再是那个需要畏首畏尾的徐景熙了,录音棚那天埋头不让林旭看见也不过是为了今天而已。


记者们看林旭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便又不嫌事大地追问徐景熙:“请问您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拿出这份证据揭露抄袭事件呢?”


“问我这个问题之前请你们扪心自问,你们会辨别事情真相吗?你们有过想听当事人辩解的意图吗?除了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你们做了什么?”徐景熙想到强打精神唱完观众席空空如也的歌友会的黄少天,他都觉得心痛。“我当年不过是个学生,就算我去找你们,你们会看我一眼?就算我发到网上,他木九也有一万种方法在事情发酵之前压下去。大家都是有经验有资历的娱记了,圈子里这点规则不会不清楚吧?这次我要谢谢木九先生,自己把事情闹大,闹得没有回旋余地。”


有的记者听到这番话就沉默了,徐景熙说得一点没错。但也有不依不饶死皮赖脸只为新闻的人:“可当年木九也不过是刚刚出道的歌手而已,名气并不大。”


徐景熙深呼吸几口气,将眼神递给喻文州,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这个人还真是料事如神,连记者会怎么追问都算得一模一样。


“这件事就由我解释吧。”喻文州前进一步,面对镜头。“木九只是个艺名。有的人取艺名是为了好听或是特殊寓意,而有的人则是为了避嫌。木九先生就是后者,他的真名也并不难查。林旭,和现在坐在这里的蓝雨董事会之一林生钧先生同姓。我就不多嘴了,林先生可否告诉记者你与林旭的关系?”


林生钧脑门冒汗,却不得不答:“林...林旭是我外甥。”


哦,亲戚啊。记者不约而同露出了然的表情,要说一个小歌手不能操控舆论,那娱乐圈巨头公司之一的董事总是可以的。


“喻文州你别血口喷人,我的音乐才能有目共睹,绝没有借助我舅舅一分一毫权利!”林旭以为自己总算抓住一丝破绽可以脱身,却没想到已经掉入毒蜘蛛织成的网。


喻文州冷冰冰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的确,撇开抄袭这唯一的黑点,你在音乐方面没有借助过关系。那么演戏呢?”


这次不只是林旭,连林生钧的手都颤抖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一个黄少天,喻文州能够不惜赔上蓝雨的信誉。


“大家或多或少知道著名推理悬疑小说《悬城》决定影视化的消息,恰好改编权在我们蓝雨手中。而林旭先生,权钱并施,买通了我方派去的两名选角评委,成功拿下主角位置。相关证据以及涉事人员处理通告将由蓝雨官方微博公布。”


原本静下的记者再次跃起:“喻先生,这可是蓝雨人事管理的巨大失误,您身为下一任接班人这么不管不顾说出口是不是不太好?”


“蓝雨之所以走到今天,就是因为公平公正的管理政策。我们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可以本心不变,但可以保证一旦有人企图以权谋私,立即处理。”喻文州勾唇,他当然不会赔上蓝雨。“而且,我并不是下一任接班人。蓝雨并不是家族企业,没有世袭制度。谁有能力,谁为人正直清明,就能接下蓝雨。如你们所见,持有百分之三十股份的我也不过是个领着月薪的经纪人罢了”


喻文州两手一摊的无奈动作引得媒体大笑,也让他们对蓝雨的好感直线上升。一个敢作敢当,透明诚实的公司,远比躲着掖着,包藏祸心的要好得多。就算他们会犯错,大众也会选择原谅。


“咳,偏题了哦各位。”苏沐橙从旁边窜上台,扮着可爱提醒记者。


林旭现在就是一头急红眼的狼,逮谁咬谁:“你一个化妆师来掺和什么!”


苏沐橙吐吐舌头,并不反驳他的话,只是将手机伸向镜头。里面正在视频通话,媒体们看见网络那头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叶修。


“哈喽大家下午好呀。”叶修仍旧是那个不拘小节的大人物。“蓝雨不是家族企业,可我们嘉世是啊。所以我身为你的亲生哥哥,有权利说几句吧?”


镜头转到了另一边,一个长着与影帝几乎一模一样脸的人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文件。短短抬了个头,挥挥手示意随便这个倒霉哥哥怎么搞,他正忙呢。


“那我就说了。”叶修还是一副开玩笑的表情。“很久以前嘉世解约过一位林姓艺人,因为私动舞台设施,导致某黄姓艺人摔下升降梯——嗐,我说这个干什么——抄袭行为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可耻的,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居然还能反扣帽子。所以我就借着蓝雨的发布会宣布,嘉世,封杀林旭。”


苏沐橙收回手机,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嘉世表态了,蓝雨呢?”


喻文州的回答简明扼要:“封杀。”


记者们惊得大眼瞪小眼,封杀,这两个字可不是闹着玩。不仅蓝雨,连嘉世也下了命令。三巨头之二说的话就已经相当于整个娱乐圈。意思就是,林旭以后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不可能再有出头之日。


做完了该做的事,喻文州没有多停留的打算,剩下的清场善后自有公关部处理。他带着徐景熙和苏沐橙,在保安的护送下往门口走。身后传来林旭恨怒交加的吼叫:“喻文州!你凭什么!”


凭什么?喻文州头也没有回,只是随手抓了个话筒。


“你让少天从甄选的舞台上摔下去,我让你从生涯的舞台上摔下去,很公平。”







*你说说你,闲着没事惹喻文州的人干什么,好好活着他不香么?

*这章4000字有没有人夸夸我!

评论(33)
热度(346)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