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20)

“不得不承认,调查这种事,还是娱记们厉害。”苏沐橙靠在工作椅上刷微博。


叶修在视频通话中旧事重提可不是单纯的说偏。记者们领悟能力相当好,回家就成群结队开始挖黑历史,还真有人靠细节与小证据推理出当年黄少天摔下升降梯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被嘉世解约的林辉是动手者,林旭则是幕后出谋划策的人。放到之前,可能没人相信,说媒体为了炒作噱头胡言乱语,可记者发布会上林旭本性败露,所有人都会相信。


紧接着戴妍琦发布了歌友会repo,配图是黄少天给她别上自己制服上取下的徽章的照片。黄少天对待事业有多认真,从哪怕只有她一个粉丝也全心全力地唱完整场歌友会就能看出。被人追着骂却没有还口的小艺人突然变成大家心中的委屈男孩儿,心疼的心疼,后悔的后悔,路转粉黑转粉的一大堆。


娱乐圈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孙翔,叶修,苏沐橙,接连发声力挺黄少天。煮酒也在微博上描述了这个男孩儿试镜时有多还原他书中的角色,并说她已将珍贵手稿赠与黄少天,主角林勋的扮演者也已经另寻合适艺人,希望大家安心期待《悬城》上映。从三次元饭圈到二次元同人圈,黄少天算是好好地被宣传了一波,粉丝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倍。


“这都快一个星期了,黄少天仍然是微博热搜的钉子户。可我们的少当家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呀,让我来猜一猜——”苏沐橙叼着棒棒糖往喻文州身后靠近,倏地探出头。“是不是你的大男孩生气啦?”


唐柔拿手指戳苏沐橙的头:“明知故问,你还嫌他不够心塞?”


“他才不心塞呢,什么场面他压不下来?我哥都能被他捏在手里玩,哄个黄少天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苏沐橙又剥了一根棒棒糖喂到唐柔嘴里。


“你别折煞我了,我可不敢和叶影帝斗智斗勇。”喻文州一边往保温桶里舀粥一边无奈朝苏沐橙笑。“就让少天好好生我一回气吧。最近这么多事他都忍着扛着,不让他任性发泄迟早要闷出问题。”


“真爱!”苏沐橙竖起大拇指,嘴里这口糖可真甜。


“贫嘴。”喻文州长叹一口气,抱着给小艺人准备的加餐出了办公室。


说是生气,其实黄少天也没什么过激表现,只是不爱搭理喻文州。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该干嘛干嘛,就是不说话。喻文州叫他就嗯一声,没有安排也乖乖的练歌练舞。但换方位思考,让一个小话痨变得沉默寡言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喻文州本以为那天回家会收获一只炸毛的皮卡丘,会跳到他面前大声质问为什么披马甲,为什么策划整件事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他,为什么应该坦诚相待的两个人之间会存在这么多秘密。黄少天却冷静得可怕,甚至帮他准备了晚饭,热好了牛奶,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装睡。


“《悬城》的进组时间马上就会定下来,新曲正式录制发布也排上日程。打算将你之前的原创歌曲和景熙正在写的额外新歌收录成个人专辑,所以mv的拍摄现在要开始协调。”喻文州都不需要翻记事本就可以说出重点事项,他办事向来有条不紊。


黄少天认认真真把嘴里的沙拉嚼完咽下才开口答话:“嗯,都听你安排。”


喻文州见对方全程都低头盯着饭盒,便单膝触地蹲到他眼前,放低身子抬头去碰黄少天的目光。“你可以对我发脾气。”


“我没理由对你发脾气。”黄少天偏头躲闪。他想要对上喻文州的眼睛,知道那双黑曜石里面是坦诚与光明,身体却下意识要逃。


黄少天有无数问题想问喻文州,却害怕万一哪点出了差错,选择底线定死,爱钻牛角尖的自己便会抓着不放,狮子柔软的鬃毛会变为刺猬尖锐的甲胄伤害到对方。他现在被媒体推到风口浪尖,公司很人性化地给安排了单人排练室。空旷的房间让每一步都产生回响,鞋底摩擦打着油蜡的木地板的声音,布料剐蹭,金属拉链碰撞的声音,调到最小仍然能听清每一句词的配乐的声音。


杂乱无章的声音断裂拼凑,从声源冲向四壁与天花板,再折回耳朵里,都没能盖过一种节奏——黄少天的心跳。


和喻文州相遇之后。黄少天不用再模仿鲁滨逊的方式在床头便利贴上划出每一天的记号,扳着指头等要过多少个阴晴天风雨季才能拿到新通告。不用为了争取一点应得的利益,察言观色好生照顾着手里艺人一抓一大把的经纪人的心情。不用从早到晚每一顿都吃得急匆匆又没营养,外卖盒子围起来可绕地球3.14圈。不用在黑暗的前路中左试右探,撞得头破血流,每分每秒都是拿青春换命。


黄少天往镜面墙上猛哈几口气,写上喻文州三个字,配上恶魔翅膀和箭头尾,又加上圆圆的天使光环。正望着发呆呢,训练室门被敲开,他连忙拿手胡乱抹了把镜子,消掉痕迹。


“没打扰到你吧?”喻文州侧身进来。


“没有没有。”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掩饰尴尬。


喻文州将一张A4纸递给黄少天:“进组时间定了下周一,剧本明天传真过来你可以先熟悉熟悉,再就是——”


“嗯?”


“公司打算给你配个助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蓝雨在音乐方面表现可圈可点的并不多,这次林旭彻底被拉下马等于在竞争里损失一员大将,喻文州巧言辩之挽回信誉度才没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知名度上升,通告增加,事情多得不再两头四臂就能忙得过来。公司有意要趁热打铁地捧,又不能太过明显,开工作室为时尚早,配个助理总不过分,也不会让其他艺人心生不满。


“助理到职后,有些事可能就不是我陪你去了。”喻文州语气平静,听不出是欣慰还是遗憾。“包括这次去拍摄《悬城》——”


“挺好的。”黄少天摆出一个似笑非笑地表情,他不是这么想的,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你还得帮我筹备个人专辑的事,上下人际也需要重新打理。都兼职助理辛苦这么久了,以后就操心经纪人该操心的吧。”


“好。”喻文州回以微笑,他还以为黄少天会有那么一丝犹豫,这个大男孩儿真是他头一个摸不透的人。“我会帮你选个合适的人。”


评论(22)
热度(238)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