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楠

挖坑王中王,填坑弟中弟
我的意思是
只要送我长评,您就是爸爸,要我更啥就更啥!

【喻黄】倔强(21)

喻文州的工作速度不容置疑,黄少天第二天就在楼下见到了新助理。对方看上去比他要小一点,套头毛衣牛仔裤,背着双层电脑包,精神抖擞地给他敬了个礼:“黄先生好,我是从今天开始担任您私人助理的许博远,之前有过两年经验,可以放心大胆地把事情交到我手里。”


“今天上午的任务是去拍摄日牌制服CONOMI的代言照,下午会和徐景熙先生接洽讨论新专第二首新曲的事宜,因为刚刚步上正轨所以通告不是特别多,您如果累了需要休息或者有哪里出现问题要及时和我说。”许博远照着袖珍笔记本给黄少天做行程讲解。“喻先生我们是不是还要去接一个小模特?”


“嗯,现在正在往他那边开。”喻文州仍然兼着司机职位,但那个总在副驾驶叽叽喳喳的男孩儿已经挪到了后座和助理培养熟悉度,心里不觉空落落一块。“小家伙挺有活力的,后座太挤估计不够他闹腾,少天待会儿坐到前面来吧。”


车开到市一中门口,刚刚刹车就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从门卫室窜出来,抱住打算下车换位置的黄少天。


“黄少!久仰大名!”


“嗯?”黄少天一脸懵地眨巴眼,他一个小透明哪来的大名能久仰。


卢瀚文抱着人不撒手,把头歪向车里的许博远:“这个哥哥坐到前面去好不好嘛?我想和黄少说话。”


“那就小远坐副驾吧。”喻文州跟着开口,他和黄少天不下命令许博远是不会乱动的,总不能开工第一天就让人处境尴尬。


说是要唠嗑,结果趴在黄少天腿上差点把口水睡出来。小孩儿平时学业忙,除了单独接下的通告几乎不关心娱乐圈的事,从苏沐橙那听到最近蓝雨发生的逆风翻盘案时一下来了性质,熬着夜把瓜从头到尾吃了一遍,顺便将黄少天的微博日个底朝天。等他退出微博舍得瞟一眼时间时,刚好三点整。


“这个年纪就能接代言,好厉害啊。”许博远扭着头看卢瀚文,这个年纪的小男生,真是睡觉都能可可爱爱。


“他之前一直当着自由模特,秒拍秒结。前不久刚满十六才正式入驻蓝雨,是沐橙亲自签的,平时通告也是沐橙亲自去帮他跑,蓝雨首席化妆师的名号可不小。”喻文州小声解释。“能搭上线的时候叶影帝和孙先生也会帮忙。”


黄少天盯着驾驶座的后背,喻文州明明可以和高位的人平起平坐,可还是在用尊称。身份揭穿前还好,前段时间发布会直播闹得沸沸扬扬,现在整个圈子里都知道他是蓝雨少当家的人,以后他是不是也会被动顶着光环活动。


“之后的行程都由合作方负责,等结束了我再来接你们。”喻文州看见了卢瀚文亮晶晶装满期待的眼神,于是补上一句:“去吃好吃的。”


“文州哥万岁!”卢瀚文一甩刚睡醒惺忪迷糊的表情,原地起跳。


喻文州笑道:“反正是你沐橙姐报销。”


汽车再次发动,黄少天的手搭到了车窗框上。喻文州不解偏头,得到对方支吾的一句路上小心——总算是愿意和他说工作之外的话了。


卢瀚文站着比黄少天矮了不止半头,工作人员把小了对方两个号的衣服拿给他时小孩儿不满地把腮帮子鼓成受惊河豚。许博远在一旁感叹,这个年纪的男孩儿,生气也仍然可可爱爱。


因为在重点高中读书,卢瀚文头发剪得中规中矩,脱下校服也难掩学生稚气,妆师顺着他的气质将他打磨成圆软的气质。对比起来,黄少天烫过染过的太阳色头发微卷,蓝宝石耳骨钉,鲜明带野性的妆容,再加上被刻意扯松的领带,完全就是校霸。


一大一小被扔进游乐园,叫他们尽兴玩,越自然越好,其他交给摄影师就好。许博远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满满都是替换的服装。


猫系弟弟与狼系哥哥的组合吸引了游乐园里不少女孩子的目光,有人眼尖认出了黄少天,跑到跟前想要签名,但被工作人员拦住。黄少天刚想开口,便看见许博远过去交涉,说明愿意等的可以把东西交给他,工作休息空隙或是结束后他会拿给黄少天去签名。大多数粉丝都是理智听话的,安安分分乖乖等在一边不再打扰。


黄少天知道,肯定是喻文州交代的。他总会尽力安排好自己的所欲所想,哪怕会让人为难,让事情变得复杂。


“我听沐橙姐说你和文州哥吵架了。”卢瀚文将冰淇淋递到黄少天嘴边。


“也不算吵架吧。”黄少天摇头拒绝,没有喻文州的许可他不会碰这种高热量的东西。两人之间确实不算,他们跳过了这个过程陷入冷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起初沐橙姐帮我打点事情的时候,我也总觉得自己在走后门,在靠后台。一边烦恼自己能力不够,一边又不想放弃这块跳板。后来我想明白了,遇见沐橙姐是我幸运,被她相中是我的实力,这都是我自己的东西。进入蓝雨接触圈子之后我看得更清楚了,这根本不算优势,只是让我和别人站在同一起跑线所必须的条件。”卢瀚文坐在秋千椅上晃着腿。“我就是个小孩子,没你们想得复杂想得深刻。但至少我知道有什么话一定要好好说出来,否则会变成裂痕,越久越深。”


黄少天拍拍卢瀚文的脑袋,真不知道他是来工作的还是来当说客的。“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和你文州哥很像?”


“唉,这根本不是我的风格。”卢瀚文舔着冰淇淋,在他迷茫的时候是喻文州帮他走了出来,这些话也不过是依葫芦画瓢。要不是苏沐橙说喻文州最近都没什么精神,他才不在这里装大人呢。


“那你的风格是怎样的?”


很快黄少天就后悔问出这句话——卢瀚文的精力旺盛程度远大于他加上孙翔的总和。最惨的莫过于摄影助手,扛着十几斤重的器具陪他东跑西逛上蹿下跳,好在摄影本人对照片特别满意,否则黄少天真担心小家伙会被个一米八的壮汉拎起来打屁股。


于是喻文州来接到的是一只像被薅过毛的狮子,车开到西餐厅时已经睡着在了后座。


“小远,你带瀚文去点餐吧。”


许博远自然是看得懂气氛,领命把闹饿了的小家伙哄走。


喻文州将靠在许博远肩上的头揽到自己怀里,黄少天拱了两下,似乎是觉得这地方比刚刚更舒服,眼皮都没抬一下。他到底是有私心的,不愿看到对方依靠他以外的人,不想将公寓合住的位置让给新助理。突然明白了戴妍琦为什么会说“希望天天宝名声大噪,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看到这个人有多优秀多努力。同时又不希望天天宝火起来,如果永远只有她能看到这个太阳,拥有他的光该多好”。


他对他产生了本该是恋人间的占有欲。


评论(12)
热度(273)
©苍楠 | Powered by LOFTER